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自身建设 > 理论研究
华侨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贡献
发布:李景光 日期:2016/1/11 来源: 点击:6086



海外华侨具有强烈的民族感和爱国心,在神圣的抗日战争中,海外华侨不仅从财力、物力和人力各方面大力支援祖国抗战,还以空前的规模组织起来,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场决定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的殊死决战中,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反侵略战争的历史丰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胜利。华侨对于倡导、促成、支持以及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都进行了艰辛的努力,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力主对日宣战,实现华侨大联合,呼吁国共合作抗战

    1931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开始了旨在彻底征服中国、变中国为其独占殖民地的侵略战争。在国难当头的紧要时刻,华侨们以满腔的爱国热情,决心为抗日救亡的神圣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予以严厉谴责;对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作法,表示极大愤慨。他们要求国民党政府改弦更张,停止内战,集中一切国力,抗击日本侵略。

在亚洲,11月26日,菲律宾首府马尼拉华侨召开国民救国大会,发言者的讲话“异常激烈,皆主张对日宣战”。在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华侨在中华总商会的倡导下,成立救国后援会,并致电上海总商会:“请贵会提倡全国一致,对日宣战,侨民誓为后盾”。

在欧洲,比利时华侨惊闻日本侵占东三省,极为愤慨,他们组织旅比华侨反日救国总会,并通电国民政府:“望对日宣战,旅比华侨,整装待命”。12月5日,巴黎华侨旅欧反日救国会致电天津《大公报》,并请转全国民众,“希全国民众武装抗日,打倒卖国外交,以挽危亡”。显示了华侨抗日救国的坚强意志。 

在美洲,9月21日,美国旧金山中华会馆召集主席团紧急会议,发出三封电报,一封致中国驻国联代表,“吁请国际联盟主持公道,制止侵略。”另外两封分别致南京国民政府和西南政务委员会,均“请息内争,御外辱,以挽救危急,愿为后盾”。24日,中华会馆召开全体大会,成立了旧金山华侨抗日救国后援总会,以领导华侨抗日救国活动,并通电国内:“请朝野上下一致对日宣战,取消党治,起用全国军事人才,共赴国难。”纽约华侨妇女组织了华侨妇女爱国会,宣布该会宗旨是通过“募捐和慈善活动”,来“促进中国统一以抵抗日本侵华”。加拿大温沙华侨开会议决:“如祖国对日宣战,则全体男子拟回国服役,尽国民救国责任”。维多利亚华侨组织了一营义勇军,准备回国抗日。

1932年1月,日本帝国主义又发动了“一·二八”事变,大举进攻上海。驻上海的十九路军奋起抵抗。广大侨胞高度赞扬、积极支持十九路军的英勇抗战,捐款捐物,甚至组织华侨义勇军回国参战,表示以身卫国的决心。

1931年11月马占山嫩江桥抗战、“一·二八”抗战、1933年3月二十九军等的“长城抗战”、1935年1月中国共产党的抗日先遣队,都得到了华侨的大力支持。可以说,凡是国内有益于抗日的事业,华侨都是竭力支持的。

中国共产党在“九·一八”事变后,既坚决主张抗日,发表一系列宣言并作出许多决议。例如:在9月20日,即“九·一八”事变后第三天,中共中央就发表《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9月22日,又作出《中央关于日本强占满洲事变的决议》。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中共又陆续作出《中央关于“一·二八”事变的决议》等决议、宣言。这些宣言和决议强烈谴责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行径,揭露、抨击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号召全国人民奋起抗日救国。

    由于“左”倾关门主义倾向的影响,当时只提出同下层小资产阶级群众,以及城市贫民建立反帝的统一战线,却拒绝同有抗日表现的国民党内的不同派别、“中间派”以及爱国民主人士合作。1932年9月,中共中央提出建立下层统一战线的策略,但仍反对上层联合,仍把中间派看作是“最危险的敌人”,对抗日反蒋的福建人民政府和国民党其他派别及中间力量仍持批评态度。

    华侨们感到组织力量单薄,难以收到抗日救国的切实效果,各地华侨纷纷主张建立华侨抗日救国统一战线。在南洋,1936年10月12日,马来亚新加坡华侨团体的代表召开星洲华侨各界救国联合会筹备大会,大会认为星洲华侨救国联合会的主要任务是要“促成海外华侨救国联合战线”,然后再“促成国内各实力派、各党派之联合,实现全民族统一战线”。经过四个月的筹备工作,1937年2月,该会宣告成立。在菲律宾、缅甸、印尼等南洋各国的华侨,也大都按地区组织了抗日救国的团体。

在欧洲,法国巴黎的侨胞首先倡议,把一切愿意抗日的华侨都团结起来,然后再推行到全法国、全欧洲、全世界,促成祖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以担负救亡图存的使命。巴黎及其他城市先后成立了巴黎中华民众抗日救国会、旅法中国救亡会等救亡团体,后来,各救亡团体联合成立了旅法华侨抗日救国联合会。在德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等国的华侨,也都成立了抗日救亡团体,以“团结整个民族一致救国”。

美国华侨的抗日联合运动蓬勃开展。1936年1月19日,纽约全侨抗日救国会成立。1936年4月,旧金山中华民国国民抗日救国总会成立。在此前后,芝加哥、费城、波士顿等地各界侨胞也相继成立了联合抗日救国会。

古巴华侨在纪念“九·一八”5周年时,反帝大同盟等侨团分别发表宣言,号召尽一切努力,“推进全古巴侨众团结,由古巴推进到全美洲侨众团结,由全美洲推进到全世界侨众团结,再进一步推进到国内四万万五千万全民族的团结。”

1936年9月18日,全欧华侨抗日救国联合会成立(简称“全欧抗联”)。全欧抗联发表的宣言号召旅欧侨胞大联合,深入华侨的抗日救国统一战线运动。宣言中还以第一次国共合作完成北伐,阐明第二次国共合作共创抗日大业的重要性。全欧抗联还联合旅法华工总会等五大侨团,派代表到中国驻法大使馆请愿,要求“迅速实行国共合作及其他党派之合作,动员全国兵民,一致抗战”。

    当时的华侨社会,除有国共两党的组织外,还有致公党、宪政党等一些党派组织,但各党派之间裂痕较深。在民族面临危亡之际,华侨各党派的成员深深认识到,“再不团结起来共御外侮……必将同沦为万劫不起之亡国奴”。早在“九·一八”事变发生时,中国致公党领导者司徒美堂“即为主张抗日最坚决的一人”,“并主张取消党派,以团结各党派共组抗战政府”。华侨各党派成员们赞成“非抗日不足以图存,非合作则无以抗日”的正确主张。在认识一致的基础上,华侨各党派联合抗日运动在海外开展起来。美国华盛顿、纽约等地的全侨抗日救国会中,均有国民党、共产党、致公党等各党派的人士参加。

1935年夏,华北事变发生后,随着民族危机的加深,中国共产党开始纠正“左”倾关门主义的错误,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政策。《八一宣言》既突破了关门主义设定的小圈子,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范围,不再仅限于同一部分抗日军队的联合,而是号召一切抗日的党派、团体、阶级和阶层实行抗日大联合。同年12月,中共中央在瓦窑堡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正确制定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路线。会后,毛泽东在党的活动分子会上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批判了“左”倾关门主义,指出中国共产党的基本策略是建立起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瓦窑堡会议决议和毛泽东的报告克服了“左”倾关门主义,提出要团结一切可能的反日同盟者,建立起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就比《八一宣言》大大前进了一步。但是由于当时蒋介石仍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中共也没有改变“抗日反蒋”的方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当然不包括蒋介石在内。

在严重的民族危机面前,海外侨胞认识到国共联合抗日的必要性,首先提出了“联蒋抗日”的主张。1935年12月,一位侨胞在给《救国时报》的信中谈到“抗日反蒋”的口号时说:“一面讨蒋,一面抗日,尤非任何军力所能做到”。他在分析蒋介石有可能转向抗日后指出:“讨蒋,不如联蒋”抗日。“联蒋抗日”主张的提出,引起侨胞的热切关注,不少侨胞写文章发表自己的见解,但由于蒋介石当时没有停止“剿共”,“联蒋抗日”没能很快实现。“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共提出了“联蒋抗日”的方针,华侨的这一主张才得以实现。

    二、支持、响应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

    1935年,遵义会议以后,中国共产党的重要方针是促成各方面抗日力量的联合。1935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的名义,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有名的《八一宣言》。宣言号召全国各党各派各军无条件地停止内战,抗日救国,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

八一宣言》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华侨们的爱国热情进一步被激发出来,他们热烈支持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确主张。有位侨胞发表文章说:“这不愧是中国共产党的一篇空前的伟大的文献”。文章规劝国民党蒋介石:“马上停止‘剿共’……真诚地赞助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共同对日作战,才有国家的出路”。许多华侨对怎样建立国防政府和组织抗日联军,发表主张,提出建议,敦促祖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尽早实现。 纽约华侨抗日协会向国内外同胞发表通电,吁请国内各族人民消除成见,不分党派、政别,联合救国,并誓以全力拥护和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早日实现。

在国民党五大开会期间,纽约华侨抗日救国会、美洲华侨反帝大同盟等华侨抗日救国团体,分别打电报给国民党五全大会,催促国民党停止内战,出兵抗日。美国的华侨报纸,纷纷发表文章,谴责国民党当局继续推行剿共内战政策。

为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1935年12月9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北平学生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就是着名的“一二·九”运动。

各国华侨纷纷召开大会,发表宣言、通电,举行游行示威,坚决支持北平学生的爱国运动。在美国,纽约、华盛顿、费城、芝加哥等地的华侨学生纷纷行动起来,声援国内学生的正义斗争。美京(华盛顿)全体华侨抗日后援会、纽约华侨抗日救国协会等华侨组织也纷纷致电声援北平学生,主张武装抗日。在欧洲,英国华侨反帝大同盟、旅德华侨反帝大同盟等组织,发表宣言和通电,支持国内学生的爱国民主运动,要求停止内战。在南洋,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印尼等国华侨社团也以各种方式声援北平学生的爱国运动,谴责国民党政府镇压学生运动的罪行,要求一致对外。

1936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向国民党发出公开信——《致中国国民党书》,呼吁停止内战,联合对日作战。海外华侨十分赞同中共的作法。纽约唐人街华侨致电国民政府,表示:“全体海外华侨反对不负责任地把内战打下去”。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发生。到西安部署“剿共”的蒋介石被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扣留。这一消息引起了广大华侨的极大关注。英国华侨抗日救国联合会就西安事变发表宣言,呼吁国内各党各派各界实行大联合,反对内战,实现和平,一致抗日。德国华侨对于解决西安事变提出了“反对任何内战”等三项主张。全欧抗联代表团等17个团体一起发出通电,呼吁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期望国共再次合作,担负抗日救国的重任。西安事变期间,蒋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条件。此后,中共的方针由“逼蒋抗日”改为“联蒋抗日”。西安事变最终得到了和平解决,其中也有华侨的一份努力。

1937年2月15日,为商讨对共产党及对日本的政策,国民党召开了五届三中全会。新加坡各界华侨抗日救国联合会通电三中全会:“国势垂危,切盼停止‘剿共’及一切内战而从事抗战”。全欧抗联在宣言中希望国民党政府,“重新审查自己对外对内的政策,尊重全国人民的公意,制定抗敌救国方针。”

在中华民族危机步步加深的形势下,由于中国共产党、各党各派及海外华侨的共同努力,国民党当局终于接受了中共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以国民党三中全会为标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初步形成。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芦沟桥事变,中国军队奋起抵抗,中国人民的全国性抗日战争开始。9月下旬,国民党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各民主党派、抗日团体、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和海外侨胞组成了浩浩荡荡的抗日大军,进行了气壮山河的八年抗战。

    在“七·七”事变前,华侨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进行的斗争,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阴谋,抨击了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使中国共产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深入人心,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觉醒,有力地支持和推动了国内的爱国民主运动,促进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对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三、反对投降、分裂,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揭露和反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妥协投降活动,是海外华侨支持国共合作,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内容。

广大华侨深知国共团结,共同抗日,是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根本保障。因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后,凡是有害、有损于国共两党团结的事情,他们都极力反对。广大华侨反对妥协投降,支持、维护国共合作,团结抗战,为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了大量工作,起了积极作用。

(一)痛斥、声讨汪精卫

海外华侨全力支援抗日战争,是为了使祖国早日获得反侵略战争的胜利。因此,他们对于汉奸、卖国贼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罪行,极其痛恨,他们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声讨汉奸国贼的斗争,竭力维护国共合作团结抗战的局面。

抗战开始时,国民党副总裁,国民参政会议长汪精卫就提出“抗战牺牲论”,散布失败情绪。1938年10月,他对路透社记者发表谈话,公开宣扬:“吾人愿随时和平”。暴露出他企图屈辱投降的丑恶心理。爱国侨领陈嘉庚和汪精卫曾是互相敬重的“老友”,可是,他并不因此对汪精卫的汉奸言论保持缄默。他认为,在日本帝国主义没被赶出中国之前,谈判言和就是汉奸,就是卖国。他多次致电汪精卫,宣称:“海外全侨,除汉奸外,不但无人同意中途和平谈判,抑且闻讯痛极而怒。”他正告汪精卫,“严杜妥协之门”。他还把自己同汪精卫的往来电文在《南洋商报》上发表,以使广大华侨警惕汪精卫叛国投敌的阴谋。

    陈嘉庚意识到阴谋求和降敌的不只汪精卫一人,不禁忧心如焚,1938年10月8日,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在重庆开幕。陈嘉庚以国民参政员身份,发电报向参政会提出一个30字的提案:“在敌寇未退出国土以前,公务人员任何人谈和平条件者,当以汉奸国贼论。”他的提案经修改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获得多数参政员赞成而通过。这个提案给汪精卫投降派以沉重打击,振奋了全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

1938年12月29日,逃到越南河内的汪精卫发表“艳”电,公开叛变投敌,不久又在南京成立伪政府,充当日本侵略者的鹰犬,并阴谋从内部分化瓦解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海外华侨对汪精卫集团的投敌卖国行为深恶痛绝,1000多封声讨汪精卫的电报,从海外雪片般飞向重庆国民政府,一场声势浩大的抗日讨汪运动在海外华侨中间开展起来。12月31日,南侨总会急电蒋介石,代表南洋数百万华侨要求国民党通缉汪精卫。纽约华侨衣馆联合会、美洲华侨总工会等侨团都发出通电或宣言,要求“下令通缉法办”汪精卫。南洋、欧美、澳洲、非洲等各国各地侨团,都希望国民党当局不要因为汪精卫的叛逃而动摇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不要因为汪精卫的诱惑和挑拨离间而削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力量。海内外讨汪怒潮的压力,使国民党中央终于在1939年6月发出了对汪精卫的通缉令。

海外侨胞积极开展了抗日讨汪的舆论宣传。菲律宾《华侨商报》、越南的《越南日报》、纽约《民气日报》等报纸,连篇累牍地揭发、抨击汪精卫的卖国行为。华侨对汪精卫的大规模声讨,有力地遏制了国民党内的妥协投降逆流,维护和巩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反汪斗争实际上成为反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内部妥协投降的代名词。一切妥协、投降活动,都受到华侨的坚决反对。1941年7月7日,纪念抗战4周年时,各地华侨广泛举行反对投降分裂,支持团结抗战为主要内容的抗日爱国活动。美国10万多侨胞,分别参加纽约、旧金山、芝加哥、洛杉矶等地的集会和游行,“全力拥护国民政府继续团结抗战”、“坚决肃清汪贼及一切汉奸国贼”等口号,表现了华侨们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片赤诚。

(二)反对分裂,谴责皖南事变

    为了维护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华侨们不仅同汪精卫叛国集团进行坚决的斗争,还同统一战线内部的分裂势力进行斗争,在这方面华侨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由于受到日本诱降等原因,国民党采取了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方针。1939年底至1940年3月,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面临严重的危机。由陈嘉庚和庄西言率领的“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视察团”在这种政治背景下回到国内。陈嘉庚得知国共两党摩擦严重后十分忧虑,他一再向国共两党领导人强调海外华侨希望国共两党加强以救亡为前提的团结。他殷切表示:“万望两党关系人,以救亡为前提,勿添油助火”

各地华侨救亡团体和爱国侨领们纷纷发表通电、宣言或谈话,呼吁团结抗战,谴责分裂和内战。华侨们严辞谴责分裂制造者:“苟有敢破坏统一,资敌以离间国共合作抗日,甘为民族罪人者,我一千一百万华侨当认之为不共戴天之仇敌,与世共弃之。”华侨反对分裂,支持团结抗战的呼声,增强了全国人民反击分裂行径的声势,有力地维护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1940年11月,蒋介石制定了《解决江南新四军案》,后又限令江南新四军移往黄河以北,并密令按计划解决皖南新四军部队。面对国民党的反共军事准备,中国共产党被迫采取了自卫斗争的部署。

面对时局危机,华侨们万分焦虑,为了阻止分裂,华侨们奔走呼号,竭力反对枪口对内,美洲洪门总干部监督司徒美堂和阮本万等爱国侨领,针对“国共分裂形势严重,祖国将有内战之虞”,代表美洲10万洪门侨胞,向国共两党领袖拍发急电,“热忱呼吁国共两党继续团结抗战,以挽救垂危祖国之命运”。这封电报充分反映出海外华侨反对分裂,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片赤诚。

    各地侨胞和爱国侨领也纷纷召开座谈会、发表谈话或发出通电、宣言,呼吁祖国加强团结,切勿分裂,一致对外。

1941年1月,国民党蒋介石不顾国内外同胞的反对,悍然发动了“皖南事变”。海外侨胞与国内同胞一起,竭力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对于皖南事变的和平解决,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皖南事变发生的消息传到海外,华侨惊悉新四军数千健儿被歼,极为痛心。数百侨团和爱国侨领纷纷致电国民党蒋介石和中共毛泽东,并发表通电、宣言和告同胞书,抗议国民党制造皖南事变。美国加省华工合作会致电蒋介石、朱德,指出:“干戈对内,无异予敌人可乘之机。自相残杀,等于陷万劫于不复之境,国家民族前途,何堪设想!”

马来亚槟榔屿35个侨团联名致电蒋介石,表示:“全侨誓死拥护团结,反对枪口对内”。缅甸仰光18个侨团发布《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宣言。菲律宾9侨团在《告海外青年书》中号召华侨青年:“以最英勇的精神,最坚决的步伐,共同反对民族分裂,反对反共内战”。

许多侨领谴责皖南事变,要求国共团结抗战。陈嘉庚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和国民参政员身份,致电国民参政会、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反对枪口对内,要求国共两党以中华民族的利益为重,继续维持团结抗战的局面。他在电文中呼吁祖国“消弥内争,加强团结”。纽约华侨青年救国团主席李辉等人在电文中说:“......何图大敌当前,萧墙祸起,予敌人以可乘之机,万乞善为处理,务令大家言归于好,一致对外”

纽约的《华侨日报》、新加坡的《南洋商报》、菲律宾的《华侨商报》等华侨报纸,发表多篇社论和评论,暴露皖南事变的真相,呼吁国共继续团结抗战。纽约《华侨日报》还联合旧金山《世界日报》及加拿大、古巴等地的十多家华侨报纸共同谴责皖南事变,呼吁全国以抗战为重,加强团结,反对分裂。槟榔屿《星滨日报》等报纸还驳斥国民党当局关于新四军叛变的说法,表示“誓死反对枪口向内”。

海外爱国侨胞的舆论压力,有力地支持、配合了中国共产党在皖南事变前后同国民党蒋介石的谈判,对顽固派的反共阴谋是一个沉重打击,有力地维护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中国共产党高度赞扬海外侨胞的爱国热情。1941年2月20日,延安《新中华报》发表社论,表示:“我们衷心地敬佩侨胞们对祖国命运的关切胸怀”。毛泽东曾复电司徒美堂、阮本万等,表示对旅美侨胞“关怀祖国,呼吁团结,敬佩不已。”并代表中国共产党表示,“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迄未稍变”。

    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抗日战争胜利的根本保证。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具有爱国主义传统的华侨,不仅在财力、物力、人力等方面支援抗战,而且呼吁国共合作抗日,积极支持、热烈响应中共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确主张,并积极实现华侨各党派的联合,为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了巨大努力。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后,华侨们反对投降、分裂,为维护和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参考文献:                   

见《统一战线大事记》第70页、77页,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

    《美洲侨胞团结运动日益开展》,《救国时报》1936年11月15日。

    《欢迎司徒美堂先生》,《华商报》1941年11月12日

见沙健孙主编:《中国共产党与抗日战争》第81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

《关于抗日讨蒋》,《救国时报》1935年12月25日

白石:《读了中国苏维埃中国共产党中央告全体同胞书以后》,《救国时报》1935年12月9日。

陈嘉庚;《南侨回忆录》第122页,南洋印刷社1946年版。

《海外侨胞的呼声》,《新华日报.》1941年1月3日。

《侨胞的正义呼声》,《新中华报》1941年4月6日。

 信息搜索
上一篇 | 下一篇